美媒:中國電影市場讓好萊塢垂涎 2017或成全球第一

參考消息網2月29日報道

美媒稱,為瞭慶祝農歷新年,李菲(音)做瞭一件數以千萬計的中國人都在做的事情:看電影。這位29歲的金融從業者和6個傢庭成員——上至91歲的祖母下至6歲的侄女——到北京西城區的一傢電影院看瞭一場《美人魚》。李菲說:“我們都很喜歡。”

據美國《彭博商業周刊》網站2月25日報道,在假期觀眾的帶動下,周星馳執導的《美人魚》成為中國有史以來票房最高的電影。據票房調研公司藝恩咨詢公司的統計,自2月8日上映以來,該電影創造瞭4.4億美元(約合28億元人民幣)的票房,超過瞭本土熱門電影《捉妖記》和好萊塢的《速度與激情7》的票房。

報道稱,從事電影在中國市場營銷業務的美國傢賦公司的聯合創始人馬克·甘尼斯說:“我們發現中國電影的專業技術比過去強瞭很多,中國觀眾反響熱烈。好萊塢大片曾經在這方面高出一籌,使許多中國觀眾願意去看帶字幕和配音的好萊塢影片。而現在,他們不用這樣做瞭。”

最近的票房成功標志著電影產業的天平發生瞭改變。面對一個快速增長和日漸成熟的中國市場——近年來的平均增幅高達34%——好萊塢正在謀求以互利的方式深化與中國的關系。

報道稱,今年2月,中國打破瞭全球單周電影票房紀錄——藝恩咨詢公司說從2月8日到14日,中國的電影總票房為5.57億美元(約合36.5億元人民幣),超過瞭美國在去年12月《星球大戰:原力覺醒》上映後創造的5.347億美元(約合35億元人民幣)的票房紀錄。業內觀察人士說,按照這一速度,中國可能最早會在2017年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電影市場。

在美國電影市場停滯不前的時候,近年來中國一直是好萊塢電影公司關註的焦點。

報道稱,好萊塢正在努力加強其在中國的立足點,利用這種快速增長的勢頭。包括環球影業和華納兄弟公司在內的電影公司已經與中國的影業和媒體公司結成合作關系,以期獲得更多的觀眾。

2014年以來,派拉蒙電影公司與中國國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合作,先後邀請瞭幾位中國導演前往洛杉磯參加培訓計劃。派拉蒙公司的副董事長羅佈·穆爾說:“對我們來說,真正的好處是能夠花時間瞭解這些頂尖的中國電影人,瞭解他們對中國市場的看法。”

報道稱,中國企業也加大瞭對好萊塢的投資。中國的制片公司完美世界影視在2月中旬表示,未來5年將斥資逾2.5億美元,投資於環球影業制作的50部電影。環球影業公司制作的《速度與激情7》去年4月在中國上映後獲得瞭約3.9億美元的票房。

穆爾說台中五星級月子中心:“希望蓬勃發展的中國市場能給美國電影和電影公司帶來更多機會。”

資料圖片:好萊塢

【延伸閱讀】英媒稱中資或入股派拉蒙:中國與好萊塢“戀情”升溫

參考消息網2月29日報道

美國《福佈斯》雙周刊網站2月25日刊登瞭撰稿人道格·楊題為《在日本進軍好萊塢的25年後,中國瞄準好萊塢,對派拉蒙影片公司產生興趣》的文章。全文編譯如下:

我跟蹤中國的技術、媒體和電信公司的發展狀況。

中國與好萊塢的“戀情”日益升溫,將到達新的高峰,有傳言說,派拉蒙影片公司也許在準備向中國買傢出售自己的股份。在過去兩年來日益加長的、中國與好萊塢的“聯姻”名單上,這樣的協議將會是迄今最引人註目的投資。在某些方面,這一趨勢與25年前日本進軍好萊塢之舉不可思議地類似。當時人們見證瞭環球影業公司和哥倫比亞影片公司被賣給日本買傢。

這一比較也許會讓一些人好奇,中國進軍好萊塢的最新舉動是否可能最終導致與日本類似的、令人失望的結果——在日本公司擁有所有權的情況下,兩傢影片公司運行不暢。棘手的中美關系也可能給這一段新建立的、正處於萌芽期的“戀情”增添一絲不安,因為北京與華盛頓的關系遠不及東京與華盛頓的關系那麼友好。

中國對派拉蒙影片公司的興趣來自於以下這則媒體報道。報道稱,在與好幾個潛在投資者接觸後,母公司維亞康姆公司正在考察出售派拉蒙影片公司的股份。首席執行官菲利普·多曼透露,維亞康姆公司聘請瞭外部顧問幫助其評估潛在的、出售派拉蒙影片公司少數股份的協議,並希望在未來三四個月中達成最終協議。

維亞康姆公司正處於抬高股價的壓力之下。在過去兩周小幅反彈之前,其股價在去年已跌去一半以上。派拉蒙影片公司近來一直奮力掙紮。去年,它在好萊塢六大影片公司中位居末席。在這一背景下,不難理解該公司為何也許會寄望於中國及其爆炸式增長的票房,將之作為治愈其病癥的補藥。

關於潛在買傢可能來自何方,維亞康姆公司並未透露任何具體信息,但一位分析人士說,最可能的來源是中國或印度。他認為派拉蒙影片公司的估值約為100億美元,這意味著,出售具有戰略意義的股份約5%到10%,將需要對方支付約10億美元。

肯定有眾多中國買傢可以負擔這樣的協議,我猜測,其中許多買傢很可能將安排會面,試圖贏得派拉蒙影片公司的青睞。這樣的“聯姻”將標志著中國買傢有史以來首次投資好萊塢六大影片公司之一。最大的獎品將是派拉蒙影片公司的《變形金剛》特許權。在2014年上映後,《變形金剛》第四部在中國打破瞭票房紀錄。

派拉蒙影片公司總是對該片在中國抱有極大希望,更早之前曾宣佈說,將與兩傢中國國內的合作夥伴聯合制作《變形金剛:絕跡重生》,它們分別是中國電影頻道以及其網絡電影服務商合作夥伴Jiaflix公司。後者希望成為中國的Netflix。這兩傢公司中的任何一傢都有可能成為派拉蒙影片公司新的戰略合作夥伴,盡管還有眾多其他公司也許也在競爭該影片公司的股份。

越來越多的中國互聯網大亨及其公司都在投資總部設在美國的電影制作公司,這些名字往往與電商巨頭阿裡巴巴、網絡搜索引擎領袖百度以及網絡視頻公司樂視等有關,它們都在進行大規模投資,或在尋找機會。對該領域抱有極大興趣的其他人還包括房地產業的億萬富翁王健林,其萬達集團擁有中國最大的連鎖影院之一,以及美國電影院連鎖公司。

在擁有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資產並打算投資的前提下,這一群雄心勃勃的中國人中似乎註定將產生派拉蒙影片公司新的戰略合作夥伴。對於派拉蒙影片公司而言,它羨慕地瞄準瞭突飛猛進的中國票房。去年,中國電影票銷售額飆升瞭近50%,增至439億元(合68億美元),而且許多人預言,中國將在未來十年中超過美國,成為全世界最大票房。

如果要我說,我斷定,萬達集團也許是最可能購買派拉蒙影片公司股份的買傢,盡管阿裡巴巴也可能積極競標。另一個可能的候選者是同樣積極的、總部設在上海的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它已經成為夢工廠動畫公司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的主要合作夥伴,而且很可能並不介意將派拉蒙影片公司也納入這份名單中。

至於這些新投資是否將比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日本公司的結果更好,這完全是另一碼事。

我真的認為,比起日本公司,中國公司有更多的東西可以提供給好萊塢,因為中國的票房規模更大,而且好萊塢似乎對制作有中國特色的電影相當感興趣。但我也懷疑,因為理念不同,這些新關系中至少有一些可能變糟,尤其因為雙方也許對它們可以實現的成就抱持著不切實際的幻想。(編譯/胡婧)

電影《變形金剛4》劇照。

(2016-02-29 00:11:02)

2月17日,電影《美人魚》劇組成員在山西太原和影迷互動。

參考消息網2月22日報道

外媒稱,在國產片與外國片爭奪迅速發展的中國電影市場之際,華語片《美人魚》創下中國電影票房紀錄,超過瞭國產片《捉妖記》和好萊塢動作片《速度與激情7》。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2月20日報道報道官方通訊社新華社援引電影業監管機構的官方數據報道,截至19日晚,香港導演周星馳執導的這部喜劇片票房已達24.7億元人民幣。此前保持這一紀錄的是去年票房達24.4億元人民幣的《捉妖記》。當時,該片將好萊塢動作片《速度與激情7》踢下第一寶座。

報道稱,傳統上,外國電影一直主宰著中國電影票房,但國產片構成的挑戰日益嚴重。北美市場仍是世界最大市場,但其票房增長已放緩。而中國市場的票房收入去年已增至440億元人民幣,比2014年上漲瞭近50%。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2月18日報道,就在美國癡迷於近日上映的電影《死侍》中瑞安·雷諾茲飾演的那個脾氣暴躁的超級英雄之際,一部有關美人魚的電影幫中國電影創下瞭票房紀錄。

《美人魚》是香港導演周星馳執導的一部以生態環境問題為主題的喜劇片,於2月8日上映,上映一周的票房已高達2.767億美元,進而幫助中國同期贏得5.48億美元票房,由此打破瞭地區周票房紀錄。此前的紀錄是由2015年12月在北美上映的影片《星球大戰:原力覺醒》創造的。

《美人魚》上映首日便大賺4070萬美元,雖略低於《死侍》的首日票房(4730萬美元),但表現實屬不俗。但從放映首周票房情況看,《死侍》不及《美人魚》。

如此高的票房得力於放映恰逢春節假期和情人節,這在很大程度上說明中國電影市場取得瞭驚人的發展,也說明周星馳魅力不減。

長期以來,中國一直被視為電影產業的未來。過去十年,該國影院數量增加瞭數倍。按票房收入計算,中國當前是全球第二大電影市場,且預計不久就將成為第一大市場。

好萊塢由此也對中國產生瞭興趣。雖然中國限制每年在國內放映的外國影片的數量,但美國電影制片廠通過促成多項協議並合拍影片,想方設法大撈一筆。關鍵是要弄明白什麼可以吸引中國觀眾以及怎樣通過審查。

報道稱,周星馳因對制作無厘頭喜劇信手拈來而知名。無厘頭喜劇是極具香港特色的喜劇類型,通過故意挖苦以及古怪荒誕達到喜劇效果。這很受中國影迷的喜愛。

在全國假期上映周星馳的影片取得瞭很好的效果。中國的春節意味著要回傢看望傢人並回憶過去的美好時光。周星馳的喜劇被視為經典,也顯然仍有吸引力。

周一下午,在引領時尚的北京三裡屯,大台中產後護理中心量打扮光鮮的年輕人花130元人民幣觀看瞭這部電影。影片放映全程,觀眾笑個不停。

周星馳講述的故事既古怪虛幻又讓人覺得很熟悉。鄧超飾演的劉軒是一位無情的地產商。他是億萬富翁,手下不乏諂媚者。劉軒和性感但心存邪念的商業夥伴李若蘭(張雨綺飾)想在海邊填海造地,但他們必須先殺掉海裡的一切生物。羅志祥飾演的八爪魚制定瞭一個計劃,派林允飾演的當地美女珊珊勾引並殺掉劉軒。

報道稱,周星馳通過他標志性的俏皮鬧劇式的幽默讓影片氣氛變得輕松瞭許多。

(2016-02-22 10:24:00)

【延伸閱讀】中印電影為何無緣奧斯卡?美媒:總提交錯誤影片

參考消息網2月25日報道

美媒稱,在即將於2月28日舉行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約旦和哥倫比亞觀眾將熱切期待頒獎結果,因為首次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的約旦影片《希佈》和哥倫比亞影片《蛇之擁抱》將與來自丹麥、法國和匈牙利的入圍影片共同角逐這座令人垂涎的奧斯卡獎杯。

據美國《福佈斯》雜志網站2月23日報道稱,贏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是一個小國可以自豪地向全球觀眾展示其文化的為數不多的方式之一。對於那些沒有多少機會在奧運會賽場或諾貝爾獎的競技場上揚名的國傢來說,奧斯卡代表瞭一次在全球聚光燈下享受贊譽的機會。索尼經典電影公司聯合主席湯姆·伯納德說:“奧斯卡獎提名對入圍影片所屬的國傢至關重要。如果得獎,他們會像贏得世界杯那樣慶祝。”伯納德曾為13部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供過支持。

報道稱,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可以點亮一種文化中也許會被人們忽視的特質與美。例如,波蘭影片《修女伊達》中極其樸素的精神之旅和阿根廷影片《謎一樣的雙眼》中精湛的藝術手法為人們打開瞭一扇通往這些國傢精神世界的窗戶,這是其他媒介所無法提供的。盡管身陷各種負面的國際關系,但像伊朗這樣為世界奉獻瞭人道主義經典影片《一次別離》和(未獲獎的提名影片)《天堂的孩子》的國傢會很糟糕嗎?

當然,垂涎奧斯卡殊榮的不僅僅是小國。在人口和電影年產量方面都使約旦和哥倫比亞相形見絀的兩個國傢——印度和中國——都會為首次捧得“小金人”興奮不已。但這樣的情景今年不會出現,因為這兩個亞洲大國獲得提名的希望再一次落空,隻得冷眼旁觀。

鑒於印度和中國的人口合計超過世界人口的1/3,電影年產量合計約為3000部,人們可能以為印度和中國是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得獎大戶。

但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設立最佳外語片獎60年以來,在300部提名影片中,僅有3部印度影片和2部中國影片。中國影片上一次入圍是在2002年,但影片《英雄》最終不敵德國影片《何處是我傢》;印度影片上一次入圍是在2001年,影片《印度往事》最終輸給波黑影片《無主之地》。在此後的13年中,這兩個國傢生產瞭至少2.5萬部影片,但沒有一部被認為值得奧斯卡評委會考慮。

對於這種顆粒無收的情況,可能有幾種解釋。第一,傳統上,奧斯卡評委會更傾向於歐洲影片,在所有提名影片中,歐洲影片的比例超過2/3;而且80%的最佳外語片獎都頒給瞭歐洲影片。但日本、以色列和墨西哥仍分別獲得12次、10次和8次提名,另外還有一些非歐洲國傢影片也獲得過提名。中國臺灣和中國香港共計獲得5次提名,其中有一次獲獎,所以奧斯卡評委會偏愛歐洲影片的說法並不是令人信服的解釋。

另一種可能是,印度和中國生產的影片都難以獲得奧斯卡評委會的關註。因為兩國都擁有巨大的、相對封閉的市場,所以制片人更傾向於出品針對本土觀眾而無需迎合國外市場的大眾化影片。盡管如此,兩國偶爾也有能引起普遍共鳴、值得奧斯卡關註的影片。從上世紀90年代到2005年左右,中國相繼推出瞭《變臉》、《秋菊打官司》和《活著》等傑作。同一時期,印度的優秀影片包括《胭脂淚》、《飛行》和《功夫小蠅》。

筆者認為,印度和中國影片的問題顯而易見:他們總是向奧斯卡評委會提交錯誤的影片。兩國似乎完全不清楚,構成一部值得被提名的影片需要哪些要素。

看一看印度和中國今年的參選影片。印度影片《法庭》是一部古怪、節奏緩慢的劇情片。首次執導電影的該片導演缺乏5部入圍影片所具備的藝術手法和情感經驗。如果印度的參選影片是史詩大片《巴霍巴利王》等影片,被提名的可能性或許會大一些。

而中國沒有仔細閱讀參選規則。中國最初希望奧斯卡評委會考慮劇情片《狼圖騰》,但卻被告知,因為該片的導演和編劇是法國人,而且大多數劇組工作人員都不是中國人,所以不能代表中國參選。最終他們選擇讓《滾蛋吧!腫瘤君》參選,這是一部相對輕松搞笑的浪漫喜劇,但中國早該知道,這樣的影片根本沒有機會。

報道稱,如果印度和中國希望贏得奧斯卡獎,那麼就應該認真對待。兩國負責組織參選的機構亟需學習,怎樣才能進入奧斯卡獎入圍名單?如何恰當地為影片獲得提名並最終獲獎遊說?他們隻需給好萊塢打個電話,就會有許多奧斯卡咨詢師和顧問願意效勞。(編譯/劉白雲)

(2016-02-25 09:28:00)

【延伸閱讀】高顏值襲來 探訪北京電影學院考場

2月23日,考生在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藝考復試考場內表演。當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舉行藝考復試。據介紹,2016年有2039名考生入圍復試。復試在初試的基礎上將增加才藝展示環節,主要考查學生在聲樂、形體等方面的藝術才華,像樂器、繪畫、書法等則不屬於考查范疇。(攝影:文康瑋)

2月23日,偶像女子組合SNH48的成員趙嘉敏在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藝考復試考場內表演。

2月23日,考生在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藝考復試考場內表演。

2月23日,考生在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藝考復試考場內表演。

2月23日,考生在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藝考復試考場內表演。

2月23日,考生在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藝考復試考場內表演。

2月23日,考生在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藝考復試考場內表演。

(2016-02-24 09:45:00)

細數趙本山身邊台中產後護理機構推薦的大美女:個個都不簡單揭秘美女空姐蹲式服務外表是騙人的!男子街頭測試拜金女一幕

凱特王妃造訪高中 穿運動裝打網球似少女

精品推薦

境外媒體:美研發遠程轟炸機 為中國“量身定做”

報道稱,在美軍的構想中,新型遠程轟炸機是一款專為中國“量身定做”的飛機,美軍認為可憑借該飛機突破中國未來防空體系,能夠對...

臺灣聯合新聞網2016-02-29 00:11:02

韓媒稱中國80後不願生二孩:贍養雙方父母都吃力

傢住中國深圳的80後女性嶽女士表示:“如果第一個孩子是女兒,就不必擔心結婚資金,可能還會考慮再生一個。如果第一個孩子是兒子...

韓國《中央日報》網站

【延伸閱讀】好萊塢是否足夠包容遭熱議 亞裔演員怎麼看?

中新網2月26日電

據美國僑報引述據美國亞洲協會25日報道,有關2016年奧斯卡提名中無一非裔的話題引起瞭很大范圍的討論,在好萊塢,娛樂圈的少數族裔通常更難找到工作,也難以得到認可。面對即將開始的奧斯卡頒獎典禮,《紐約時報》2月24日刊登瞭一系列對演員、制作人以及導演等業內人士的訪談,其中很多亞裔電影從業人員都表示,作為美國最為發達的行業,娛樂業其實缺少相關的包容性。

“我以前從沒看過跟我一樣的人出現在美國電視上。”曾出演過電視劇《雙峰》(Twin

Peaks)的華裔女演員陳沖說道:“(上世紀80年代)要看到這樣的畫面太難瞭。”

那些有著不同種族背景的演員感受到的邊緣化或者說其他挑戰,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在於他們不是男性白人。

“一名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表演系的教授對我的演技很贊賞,但是卻這麼說:‘你是一名好演員,這也是我為什麼讓你離開洛杉磯的原因。在這裡你沒有什麼未來,去亞洲吧。’”出演過電視劇《廢柴聯盟》(Community)和電影《宿醉》(Hangover)的韓裔演員肯

鄭回憶道。

《剩女的混亂生活》(The Mindy Project)的創始人敏迪 卡靈(Mindy

Kaling)還記得是怎麼獲得“敏迪”這個角色的。盡管這是她自己創作的,但是制片人們“找不到”印度裔演員,結果這個明顯的亞洲角色開始征召白人演員。“太讓人傷心瞭。”她說道,特別是她自己也在競爭這個角色的情況下。

類似的狀況當然不是現在才發生。去年在慶祝亞太裔傳統月(Asian Pacific American Heritage

Month)的活動上,知名華裔女演員劉玉玲就在接受采訪台中坐月子中心推薦時提出瞭好萊塢的包容性問題。

“在我看來,雖然情況在變化,但是進展非常緩慢。”她說道:“看看現在的狀況,的確,比起10到20年前要好多瞭。但是進展是否足夠快?我不知道。但是不是能夠更好?當然,這一點毋庸置疑。我希望這種狀況在未來能夠得到進一步的改善。”

演員和舞者岑勇康(Harry Shum,

Jr。)也談到瞭他在歌台中月子中心比較舞劇《歡樂合唱團》(Glee)中獲得的一個難得的角色。

“這部電視劇在討論亞裔問題是采取的方式很有意思。”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在講述亞裔的情節中,我的角色麥克 張(Mike

Chang)的父母反對他追求自己的藝術夢想,希望他能夠選擇像醫生或者律師這樣的職業。結果這一集播出後,在推特上很多亞裔同胞都分享瞭類似的經驗。我們對這樣的故事都很熟悉,但是在全國性的電視節目上討論過這樣的主題,還是第一次。”

雖然,進入好萊塢並且取得成功對幾乎所有人來說都很困難,但是如果同樣的問題落在少數族裔身上,就好像是打開瞭困難模式一樣。

“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職業。”在給追求演員夢的亞裔年輕人建議時,劉玉玲說道:“想要在這條路上有所發展,必須要為將要面臨的艱難做好十足的準備。”

(2016-02-26 16:26:02)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工作室

tf8fecx8r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